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的阳光小屋

阳光静静洒,花儿次第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阳光小屋欢迎小朋友们常来逛逛, 欢迎家长们常来说说, 我也常来更新, 让这里成为一个没有任何约束的世界吧:) 我的QQ:85441503 我的邮箱:chenfl@126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狐狸的窗户》 安房直子的幻想童话  

2012-03-02 21:12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狐狸的窗户

  桔梗花异口同声地说:

  染染你的手指吧,再用它们搭成一个窗户。

  我采了一大捧桔梗花,

  用它们的浆汁,染了我的手指。然后,喂,你看呀——

  是什么时候了呢,是我在山道上迷路时发生的事。我要回自己的山小屋去,一个人扛着长枪,精神恍惚地走在走惯了的山道上。是的,那一刻,我是彻底的精神恍惚了。我不知怎么会胡思乱想起过去一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子来了。

  当我在山道上转过一个弯时,突然间,天空一下子亮得刺眼,简直就好像是被擦亮的蓝玻璃一样……于是,地面上不知为什么,也呈现出一片浅浅的蓝色。

  “哎?”

  一刹那间,我惊呆了。眨了两下眼,啊呀,那边不是往常看惯的杉树林了,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原野。而且,还是一片蓝色的桔梗花田。

  我连大气也不敢喘。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走错了,竟冷不防闯到这么一个地方来了?再说,这山里曾经有过这样的花田吗?

  (立刻返回去!)

  我命令自己道。那景色美得有些过分了,不知为什么,让人望而生畏了。

  可是,那里吹着让人心旷神怡的风,桔梗花田一直延伸到天边。就这么返回去,未免有点让人觉得惋惜了。

  “就稍稍歇一会儿吧!”

  我在那里坐了下来,擦去汗水。

  就在这时,有一团白色的东西,刷地一下从我的眼前跑了过去。我猛地站了起来,只见桔梗花“刷刷”地摇出了一条长线,那白色的生灵像个滚动的球似的,向前飞跑。

  没错,是一只白狐狸。还是个幼崽。我抱着长枪,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  不过,它速度之快,就是我拼死追也追不上。砰,给它一枪打死倒是简单,但我想找到狐狸的老窝。那样,我就能逮住里面的一对老狐狸了。但小狐狸跑到了一个稍高一点的地方,我还以为它突然钻进了花里,它却就此消失了。

  我一下子愣住了,简直就仿佛看丢了白天的月亮一样。真行,硬是巧妙地把我给甩掉了。

  这时,从后面响起了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:

  “欢迎您来!”

  吓了一跳,我回头一看,身后是一家小店,门口有块用蓝字写的招牌:

  “印染-桔梗屋”

  在那块招牌下面,孤单单地站着一个系着藏青色围裙,还是个孩子的店员。我顿时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  (哈哈哈,是方才那只小狐狸变的!)

  我心里觉得好笑极了,好吧,我想,我就假装没有识破,逮住这只狐狸吧。于是,我强挤出一脸笑容说:

  “能让我歇一会儿吗?”

  变成了店员的小狐狸甜甜地一笑,给我带路:

  “请,请。”

  店里面没铺地板,泥土地上摆着五把白桦做的椅子,还有一张挺好看的桌子。

  “挺不错的店嘛!”

  我坐到了椅子上面,摘下帽子。

  “是吗,托您的福了。”

  狐狸恭恭敬敬地端来了茶水。

  “叫染屋,那么,染什么东西呢?”

  我带着半是嘲笑的口气问道。想不到,狐狸出其不意地把桌子上我那顶帽子抓了起来,说:

  “什么都染。这顶帽子就能染成漂亮的蓝色。”

  “真——不像话!”

  我慌忙把帽子夺了回来。

  “我可不想戴什么蓝色的帽子!”

  “是这样啊,那么……”

  狐狸从我的上身看到下身,这样说道:

  “这条围脖怎么样?还是袜子?裤子、上衣、毛衣都能染成好看的蓝色啊!”

  我脸上显出讨厌的神色。这家伙,在说什么呀,人家的东西怎么什么都想染一染呀,我发火了。

  不过,大概人和狐狸一样吧,狐狸一定是想得到报酬吧?也就是说,是拿我当成顾客来对待了吧?

  我一个人点点头。我想,茶都给倒了,不染点什么,也对不住人家啊。要不就染染手绢吧,我把手往兜里伸去,这时,狐狸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:

  “对了对了,就染染你的手指吧!”

  “手指?”

  我不由得怒上心头:


“染手指怎么受得了?”

  可狐狸却微微一笑:

  “我说呀,客人,染手指可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啊!”

  说完,狐狸把两手在我眼前摊开了。

  白白的两只小手,惟独大拇指和食指染成了蓝色。狐狸把两只手靠到一起,用染成蓝色的四根手指,搭成了一扇菱形的窗户。然后,把这个窗户架到了我的眼睛上。

  “喂,请朝里看一眼。”

  狐狸快乐地说。

  “唔唔?”

  我发出了不感兴趣的声音。

  “就看一下。”

  于是,我勉勉强强地朝窗户里看去。这一看,让我大吃一惊。

  手指搭成的小窗户里,映出了一只白色狐狸的身姿,那是一只美丽的雌狐狸。竖着尾巴,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。看上去,宛如在窗户上贴了一张狐狸的画。

  “这、这究竟是……”

  我由于过度吃惊,竟发不出声音了。狐狸只说了一句:

  “这是我妈妈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很久很久以前,被‘砰——’地打死了。”

  “砰——?是枪吗?”

  “是,是枪。”

  狐狸的双手轻轻地垂了下来,低下了头。没发觉自己的真面目已经暴露了,不停地说了下去:

  “尽管这样,我还是想再见到妈妈。哪怕就是一次,也想再见到死去的妈妈的样子。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人情吧?”

  我连连点头称是,心想,这话怎么越说越悲伤了?

  “后来,仍然是这样一个秋日,风呼呼地吹,桔梗花异口同声地说:染染你的手指吧,再用它们搭成一扇窗户。我采了一大捧桔梗花,用它们的浆汁,染了我的手指。然后,喂,你看呀——”

  狐狸伸出两只手,又搭起了窗户。

  “我已经不再寂寞了。不论什么时候,我都能从这扇窗户里看到妈妈的身影了。”

  我是彻底被感动了,不住地点头。其实,我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  “我也想要这样一扇窗户啊!”

  我发出了孩子一般的声音。于是,狐狸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  “那样的话,我马上就给您染吧!请把手在那里摊开。”

  我把双手搁到了桌子上。狐狸把盛着花的浆汁的盘子和毛笔拿了过来。然后,用蘸满了蓝水的毛笔,慢慢地、细心地染起我的手指来。很快,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就被染成了桔梗的颜色。

  “啊,染好了。您快点搭成一扇窗户看看吧!”

  我的心怦怦直跳,搭起了一扇菱形的窗户。然后,忐忑不安地把它架到了眼睛上。

  于是,我的那扇小窗户里,映出了一个少女的身姿。穿着花样的连衫裙,戴着一顶扎有缎带的帽子。这是一张我似曾见过的脸。她眼睛下面,有一粒黑痣。

  “唷,这不是那孩子吗?”

  我跳了起来。是我过去最最喜欢,而现在再也不可能见到了的那个少女呀。

  “喂,染手指,是一件美好的事吧?”

  狐狸天真无邪地笑开了颜。

  “啊啊,太美好啦。”

  我想表示谢意,就去摸裤子的口袋,可是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。我就对狐狸这样说:

  “真不巧,一分钱也没有。这样吧,我的东西,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。帽子也行,上衣也行,毛衣也行,围脖也行……”

  于是狐狸说:

  “那么,请把枪给我。”

  “枪?这……”

  我有点为难了。但一想到刚刚得到的那扇美丽的窗户,一杆枪,也就不值得惋惜了。

  “好吧,给你吧!”

  我大方地把枪给了狐狸。

  “多谢您了。”

  狐狸匆忙鞠了一躬。收下了我的枪,还送给我一些蕈朴什么的做礼物。

  “请今晚烧点汤喝吧。”

  蕈朴已经用塑料袋装好了。

  我问狐狸回家的路。什么呀,狐狸说,店后面就是杉树林,在林子里走上二百来米,就是你那小屋了。我谢过他,就按他说的,绕到了店的后面。在那里,我看到了那片早已熟悉的杉树林。秋天的阳光直泻下来,林子里充满了暖意,静极了。

  “啊!”

  我禁不住发出了赞叹的声音。本以为对这座山已经了如指掌了,想不到还有这样一条秘道。此外,还有那么美丽的花田、亲切的狐狸小店……我的心情变得好极了,竟哼起鼻歌来了。一边走着,还一边用双手搭起了窗户。

  这一回,窗户里下起了雨。茫茫一片,是无声的雾雨。

  随后,在雾雨深处,一个我一直深情眷恋着的庭院模模糊糊地出现了。面对庭院的,是一条旧旧的走廊。下面扔着孩子的长筒靴,任雨淋着。

  (那是我的哦。)

  我猛地记了起来。于是,我的心怦怦地跳开了,我想,我妈妈这会儿会不会出来拾起长筒靴呢?穿着那件做饭时穿的罩衫,头上扎着白色的布手巾……

  “哎呀,这可不行噢,乱扔一气。”

  我好像听到了这样的声音。庭院里,是妈妈的一块小小的菜园子,那一片绿紫苏,显然也被雨淋湿了。啊啊,妈妈会到院子里来摘那叶子吧……

  屋子里透出了一线亮光。开着灯。夹杂着收音机的音乐,不时地听到两个孩子的笑声。那一个是我的声音,还有一个,是我那死去的妹妹的声音……

  唉——,一声长叹,我把双手垂了下来。怎么搞的,我竟悲痛欲绝起来。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一场大火烧毁了我们的家。这个庭院,现在早就没有了。

  尽管如此,可我却拥有了了不得的手指啊!我要永远珍爱这手指,我一边想,一边走在林间的道上。

  可是,一回到小屋,我首先做的是一件什么事呢?

  啊啊,我竟完全无意识地洗了手!这是我多年来的一个习惯。

  不好,当我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蓝蓝的颜色马上就被洗掉了。不管我怎样用洗过的手指搭成一扇菱形的窗户,从里面只能看到小屋的天花板。

  那天晚上,我也忘记吃狐狸送给我的蕈朴了,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。

  第二天,我决定再到狐狸家去一趟,重染一遍手指。作为报酬,我做了好些三明治,往杉树里走去。

  然而,在杉树林里怎么走,都还是杉树林,哪里也没有什么桔梗花田。

  后来,我在山里找了许多天。稍稍听到了一声像是狐狸的叫声,林子里哪怕是有一团白色的影子闪过,我都会竖耳聆听,凝神朝那个方向寻去。但是,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遇见过狐狸。

  虽说如此,我还是常常会用手指搭成一扇窗户。我想,说不定会看到点什么呢。常有别人嘲笑我,你怎么有这个怪癖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