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的阳光小屋

阳光静静洒,花儿次第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阳光小屋欢迎小朋友们常来逛逛, 欢迎家长们常来说说, 我也常来更新, 让这里成为一个没有任何约束的世界吧:) 我的QQ:85441503 我的邮箱:chenfl@126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海边的小木屋》紫藤萝瀑布  

2010-02-06 14:21:23|  分类: 好文共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海边的小木屋》

紫藤萝瀑布

《海边的小木屋》(7000字)发表于上海《少年文艺》第四期

 

 

老人和她的孙女儿,生活在这大海边上,老人的孙女儿已经十五年岁了,她的眉心有一颗红痣。

老人喜欢黄昏时分的海。落日的余晖,给金色的沙滩披上了一件金色的衣裳,给海织出了一匹闪烁着鱼鳞般光亮的锦缎。老人喜欢坐在余晖中,望着海的那一边,喃喃自语:“该回来了吧……该回来了吧……闺女是越长越俊了……”

孙女儿喜欢朝阳照耀下的海。清晨的海风,夹着咸咸的海水的味道迎面扑来,沐浴着朝阳,孙女儿眺望着远方:蓝蓝的海水,闪烁着金色的光芒,蓝蓝的天际,映着片片红霞。看了天边的红霞,看了蓝蓝的海水,孙女就取下那串长长的、在脖子上围了两圈的贝壳项链,数着上面的贝壳: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一共八十八个。孙女儿天天数,仿佛害怕贝壳少了一个。

孙女儿的那串项链,由很多种贝壳组成:乳白色的白玉贝、海蓝色的夜光贝、金黄色的珍珠贝、淡紫色的七角贝……串起了一根闪烁着七彩光芒的项链。

这是一片孤独的海。在一望无限的海滩上,只有一幢小木屋,小木屋里就住着老人和她的孙女儿。这幢小木屋有三层,第一层里只摆放着一张用贝壳砌成的桌子,涨潮的时候,海水漫进小木屋的第一层,老人和她的孙女儿便爬上高高的第三层,看潮来潮去。海潮退去,小木屋里就留下了许多鱼、虾、螃蟹、七彩的贝壳等等,孙女儿便会挎着小竹篮,欢喜地拾着这些宝贝。每当这时,老人总是站在门外,静静地看着孙女儿的一举一动,仿佛在欣赏世界上最优美的动作。小木屋的第二层,是老人和她的孙女儿的厨房,里面摆放着一个一直燃烧着的炉子和一张竹桌子、两张竹椅子。清香的清蒸鲫鱼、香喷喷的油炸虾仁、烤得红里透亮的螃蟹……都离不开这个炉子。小木屋的第三屋有两间屋,里屋有一张大床,一直空着,但屋里却收拾得一尘不染,仿佛一直有人住着似的。外屋有两张小床,靠内的那张是老人的,靠窗的那张是孙女儿的。窗前,挂着了个贝壳风铃,风铃迎着海风,“呤呤”作响。

孙女儿的老师,是一只大海龟。大海龟在每天的午饭后来到沙滩上,教老人的孙女儿读书、写字、画画……聪明的孙女儿,不但认识了许多字,她还会在海滩上写诗,在海滩上画画。听着孙女儿吟诗,看着孙女儿画画,老人的脸上,绽开了一朵美丽的菊花。

这一天,阳光格外的灿烂,海风格外的清新,孙女儿坐在沙滩上,画着心中那幅最美丽的画:一棵椰子树下,坐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和一个宽肩膀的男人,他们依偎在一起,仿佛在诉说着什么……

“乖孙女儿,这画上都是什么人啊?”老人问。

“一个是爸爸,一个是妈妈,他们在谈心呢,我都听到了。”孙女儿回答。

“乖孙女儿,你听到他们说什么了?”

“他们说啊,我们的妈妈老了,肯定在想念我们了。他们还说啊,我们的女儿越长越漂亮了,越长越懂事了,什么时候,我们也抽时间回去看看她们吧……”

老人的泪呀,像潮水一般涌出。老人转过身,背对着孙女儿,她说:“快了,他们快回来了。那个时候,他们一定带着满舱的鱼和虾,一定带着好多漂亮贝壳……他们一定会给我们带回来好多美好的东西……”

可是,老人知道,孙女儿的爸爸和妈妈,可能永远不再回来。

孙女儿五岁那年,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商量着要出海,说是要为女儿挣些家当,好让女儿去最好的学校读书,以后找最好的工作,嫁最英俊的丈夫,过最美满的生活……儿子和儿媳织了三个月的网,那网啊,是那样的结实,那样的精致,就像一件工艺品。巧手儿媳在那张网上,织上了孙女儿的画像,孙女儿眉心那颗红痣,儿媳用一个红色的贝壳代替。他们把网挂在那棵高大的椰子树上,细细地欣赏。

“这可算得上是世界上最精致的一张鱼网了。”老人赞叹着。

“我们带着他出海,一定会有巨大的收获。”儿子憧憬着。

“带着这张网出海,就像带着女儿在身边,我们真幸福啊。”儿媳说。

儿子和儿媳出海的那一天,孙女儿死死地抓住那张鱼网不放。她哭着喊着,不让爸爸和妈妈出海。老人的儿媳取下脖子上那串贝壳项链,戴在老人的孙女儿的脖子上,孙女儿看着脖子上的项链,没有哭了。

儿子和儿媳出海了,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至今,已经有十年了,他们一直没有回家。

老人的孙女儿七岁那年,一只大海龟来到小木屋旁,给老人讲述了一个故事:“传说啊,两年前,一对年轻夫妇出海捕鱼,他们的网上,织着一个小姑娘的画像,好漂亮!就因为那个小姑娘的画像,鱼虾们都争相前往观看,结果,都成了他们的舱中之物。很快,他们就打了满舱的鱼虾。男人说:我们回去吧,妈妈和女儿等着我们呢。女人说,我们再撒一网吧,我们的舱还装得下。于是,他们又撒出了鱼网。一个居住在芋螺宫里的芋螺精看到了网上那小姑娘的画像,他怪笑着说:这就是我梦中的新娘啊。于是,芋螺精伸出他齿舌上的倒钩毒箭,“嗖、嗖”两声,射出两道毒液,这对年轻夫妇随即昏迷在渔船上。芋螺精把这对年轻夫妇变成了一对小芋螺,装进了那只精致的芋螺盒子里……芋螺精有好多芋螺盒子,那些盒子里,都装着被他的毒液毒昏的渔人……”

在大海龟看来,他讲述的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故事,可是,对老人来说,她听到的可是一个噩耗啊!老人强忍住眼泪,她对大海龟说:“这个故事,你可别讲给我的小孙女儿听啊,她胆小,可别吓着她……”大海龟答应了。

这时,孙女儿从海边跑来,边跑边喊:“奶奶,我又拾到了好多漂亮的贝壳,我要把它们做成贝壳风铃,风一吹,叮呤作响,可好听了。”

大海龟看着这可爱的小女孩,心生爱怜,对老人说:“我想教她识字、作诗、画画,可以吗?”

老人和她的孙女儿可乐坏了,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!于是,大海龟每天午饭后,都要来海边的小木屋,教老人的孙女儿识字、作诗、画画。大海龟还给老人的孙女儿讲了好多好多的关于海的故事,但唯独没有讲那对年轻夫妇和芋螺的故事,因为他答应过老人。

孙女儿一天天长大,一天天漂亮和懂事了。只是,近段时间,她总是梦见一个巨大的漂亮的芋螺,那个芋螺有着美丽的花纹和艳丽的色彩,这花纹和色彩,还会随着光线的变化而变化,好不讨人喜欢。

一个夏天的夜晚,孙女儿独自一人坐在海滩上乘凉。晚风习习,银色的月光,一泻千里,给沙滩披上了一件银白色的纱衣。孙女儿享受着海风与阳光的沐浴,她在沙滩上写了一首诗:

“金色的海滩上

写满了金色的梦想

梦中那闪烁着金色光芒的芋螺啊

承载着我金色的希望

……”

这时,一个声音在孙女儿的耳边响起:“嗨,你好,小姑娘。”

孙女儿寻声望去,她看到了一个金黄色的芋螺,一个和她在梦中看见的一模一样的芋螺。孙女儿惊讶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小姑娘,你能帮我保管一件东西吗?”芋螺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黄色的芋螺盒子,说,“这是一件非常贵重的东西。”

孙女儿奇怪地问:“你为什么这样信任我呢?”

芋螺说:“这些天来,我经常浮到海面上,看你写诗、画画,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小姑娘,所以,我愿意把这样贵重的东西交给你保管。”

“你自己带在身上不好吗?”

“我要到很远的地方去,寻找一个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,我已经寻找十年了。我担心在寻找东西的过程中,不小心把这个盒子丢了。”

美丽而善良的孙女儿答应了芋螺的要求,收下了芋螺手中的那个芋螺盒子。芋螺在临走时说:“记住啊,关于这个盒子的事情,你谁也不要告诉,你也不要打开这个盒子,否则,它会给你带来灾难。如果你遇上了困难,就在海边轻轻地呼唤:‘天蓝蓝,海清清,芋螺芋螺在寻亲’,我会很快赶来的。”

孙女儿没有把芋螺和盒子的事情告诉奶奶,她悄悄地把芋螺盒子藏在自己的床底下,上面还用好多好多的贝壳遮住。她坚信,奶奶是绝对找不到这个芋螺盒子的。

午饭后,大海龟又来到了小木屋旁。他没有马上教孙女儿写字、作诗、画画,他使劲地嗅着空气中的气味。

“老师,您在嗅什么呀?这不到处都是海的味儿吗?”孙女儿微笑着说。

大海龟摇摇头说:“今天的气味,和往常的不一样。但我又说不出究竟有什么不一样。”

老人坐在三楼上,为孙女儿缝好看的衣服,她乐呵呵地听着大海龟和孙女儿的对话。老人在为孙女儿准备嫁衣呢,她老是一个人想啊,漂亮的孙女儿,一定能找到一个英俊的王子,她一定要让孙女儿穿着最漂亮的衣服去参加婚礼……每当想到这里,老人就忍不住“扑哧”一笑。缝着缝着,老人觉得孙女儿的嫁衣上,缺了一些紫色的贝壳,她就到海边拾紫色的贝壳去了。

课上完了,大海龟随口问孙女儿:“我怎么从来没有看见过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

孙女儿哭了,她说:“爸爸妈妈出海打鱼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”

“是吗?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?”

“十年前的事情了吧?那时候,我还很小很小。”

“噢,这样啊……”

“老师,如果您碰到一对打鱼的夫妇,如果您看到他们的鱼网上织着一个小姑娘的画像,就请您转告他们,他们的女儿非常想念他们,叫他们赶紧回家吧。”

“噢,好的……”

大海龟沉默了好久,没有说话。临走的时候,大海龟对孙女儿说:“如果你看到一个很大很漂亮的芋螺,你一定要躲得远远的,据说那家伙不是好东西。”

孙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大海龟回海里去了,孙女坐在沙滩上喃喃自语:“很大很漂亮的芋螺?为什么要躲开他呢?他来过呀,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呀?”

“乖孙女儿,谁来过了呀?谁做坏事了呢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老人来到了孙女的身后。

“没……没有谁来过,就是大海龟老师来过呀,他能做什么坏事呢?”孙女儿这可是第一次撒谎,她赶紧起身,回到了小木屋里。

孙女儿从床底下拿出那个芋螺盒子,仔细地打量着。她轻轻地敲了敲盒子,从里面传出“呤呤”的轻脆的回响。她轻轻地摇了摇盒子,里面仿佛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
“记住啊,关于这个盒子的事情,你谁也不要告诉,你也不要打开这个盒子,否则,它会给你带来灾难。”

芋螺临走时说的话,又在孙女儿的耳边响起。孙女儿赶紧把芋螺盒子放回了床底下。

海边的夜,很柔很静。温柔的海风,轻轻地抚摸着海滩,轻轻地抚摸着海浪。温柔的的细浪,轻轻地吻着海滩,还轻轻地唱着摇篮曲……海边的万物,都在海风的抚摸中,在海浪的轻吻下,静静的睡去。

“海啊海啊

那样的蓝

天啊天啊

那样的清

海边的小木屋啊

充满了温情

……”

是谁这样轻唱?这歌声怎么如此熟悉?歌声唱醒了睡梦中的孙女儿。孙女儿轻轻地从床上坐起,她怕惊醒了奶奶。孙女儿侧耳倾听,歌声是从床底下发出的。

孙女儿轻轻地下了床,把床底下那个芋螺盒子抱进了被窝里。孙女儿把耳朵贴在芋螺盒子上,她又听到了熟悉而又遥远的歌声:

“紫色的贝壳

肥美的鱼虾

昂贵的珍珠

……

轻轻地撒一网啊

网起了女儿的幸福

……”

孙女儿学会了芋螺盒里的歌,她觉得,芋螺里的这些歌,就是唱给她听的。但是,这歌,她只能在心底里唱,她不敢让奶奶听到,也不敢让大海龟老师听到,因为,她牢牢地记住了芋螺临走时说的话:

“记住啊,关于这个盒子的事情,你谁也不要告诉,你也不要打开这个盒子,否则,它会给你带来灾难。”

一天夜晚,老人在小木屋里给孙女儿缝嫁衣,孙女儿抱着盒子在海边乘凉,芋螺来到了她的身边。

“你的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?”孙女儿问。

“唉,我找了十年了,可我还是没有找到。”芋螺失望地说。

“你要找的是什么呢?能告诉我吗?兴许我见过呢!”

“对呀,也许你见过呢。”

芋螺从怀里掏出一张织着一个姑娘画像的网,说:“我寻找的就是鱼网上织着的这个姑娘,他是我梦中的新娘。”

“啊?”孙女儿惊得叫出了声,“你找她?”

“你见过她吗?”

“没……没见过……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这样惊讶呢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觉得她……太漂亮了……”

小木屋里的老人,缝嫁衣缝得累了,她出了小木屋,来到了沙滩上,看到了芋螺,看到了这张织着孙女儿画像的网,她一下子想到了大海龟讲的故事,她知道眼前的就是芋螺精,害怕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奶奶……您也来了?”孙女赶紧把芋螺盒子藏在身子下面,因为她牢牢地记着芋螺精的话:

“记住啊,关于这个盒子的事情,你谁也不要告诉,你也不要打开这个盒子,否则,它会给你带来灾难。”

芋螺精热情地招呼着老人:“奶奶好,我路过这里,歇歇脚。”

老人没有说话,她打量着那张熟悉的鱼网:上面织着孙女儿五岁时的画像啊,唯一不同的是,画像上,孙女儿的眉心那颗红痣没有了。老人清楚的记得,巧手的儿媳,当时是把一个红色的贝壳织在上面,当作那颗红痣的。

“可能是撒网收网的时候,用力过猛,把那个红色的贝壳给弄掉了吧。”老人喃喃自语,“也正因为这样,芋螺精才没有认出孙女儿就是……”

“红痣?什么红痣?还有新娘?”芋螺问。

“噢,不……我是说……我孙女儿眉心的红痣……越长越大了……我是说,你的新娘一定会很美丽……”老人的嘴唇哆嗦着,她害怕呀,要是这个芋螺精知道了孙女儿就是他要找的人,孙女儿的命可就没了呀,她可不能先没了儿子、儿媳,再没有了相依为命的孙女儿啊。

“唉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呀。”芋螺精有些失望了,他叹了一口气,便起身告辞,“我走了,你可要记住我说的话呀。”

芋螺精走了。老人赶紧把孙女儿带进了小木屋,她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孙女儿。

老人还对孙女说:“你可千万不能做他的新娘啊,听说他还有好多好多的芋螺盒子,里面装着好多好多被他毒昏的渔人。”

老人千叮咛,万嘱咐,叫孙女儿不要再到海边玩耍了,更不能说出自己就是芋螺精要找的那个姑娘。

夜深了,孙女儿捧着被窝里的芋螺盒子,自言自语地说:“他有好多好多的芋螺盒子?那些芋螺盒子里都装着被他毒昏的渔人?我的爸爸妈妈也一定被装在芋螺盒子里……他为什么把这个芋螺盒子交给我保管呢?为什么这个盒子特别重要呢……”

孙女儿困了,她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梦中,那个熟悉而又遥远的歌声又响起了:

“海啊海啊

那样的蓝

天啊天啊

那样的清

海边的小木屋啊

充满了温情

……

紫色的贝壳

肥美的鱼虾

昂贵的珍珠

……

轻轻地撒一网啊

网起了女儿的幸福

……”

聪明的孙女儿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,她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,她把芋螺盒子紧紧地抱在怀里,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个盒子里装着的,一定是我的爸爸妈妈!”

孙女再也没有睡好,她整夜都在思考,怎么样才能救出爸爸妈妈?怎么样才能救出那些昏睡在芋螺盒子里的渔人?

孙女儿作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,这可是她第一次自己拿主意:

她决定做芋螺精的新娘。

“天蓝蓝,海清清,芋螺芋螺在寻亲。”孙女儿在海边轻声地呼唤着。

芋螺精出现了,他问:“你是不是帮我找到了鱼网上那个漂亮的姑娘?”

孙女儿把奶奶告诉她的那些关于她的爸爸妈妈下海捕鱼的事情,一一的告诉了芋螺精,包括那颗红痣为什么会没有的事情。

芋螺精半信半疑地拿出那张网,仔细一看:网上那个姑娘眉心,果然有一个织漏的小洞。

“从整张网的精致程度看,织网人是不应该织漏这个洞的,这里应该的确是镶嵌过一个贝壳之类的东西。”芋螺精用肯定的语气说,“那你就应该是我要寻找的新娘了。”

芋螺精带走了老人的孙女儿,他答应孙女儿,在婚礼上,他会让她的爸爸妈妈苏醒过来,但没有提到另外那些在芋螺盒子里昏睡的渔人。孙女儿把那个装着爸爸和妈妈的芋螺盒子还给了芋螺精,在她看来,那个芋螺盒子,放在芋螺精那里,反而会更安全些。芋螺精把那个盒子放进了怀里。

孙女儿来到了芋螺精住的芋螺宫,这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,宫殿由许许多多漂亮的芋螺筑成,各色的花纹镶嵌在一起,显得神奇而又美丽。孙女儿借熟悉宫殿的机会,在芋螺宫里四处寻找藏着许许多多芋螺盒子的房间。可是,找了三天三夜,她依旧没有找到。

“嫁给我吧,我会让你过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。”芋螺精对孙女儿说。

孙女儿说:“再给我一些时间吧,我爱大海,让我为大海做一些事情有吧。”

“你能为大海做些什么呢?”

“我能天天为大海唱歌。”

于是,孙女儿拿着那张妈妈织的网,天天都为大海唱歌:

“海啊海啊

那样的蓝

天啊天啊

那样的清

海边的小木屋啊

充满了温情

……

紫色的贝壳

肥美的鱼虾

昂贵的珍珠

……

轻轻地撒一网啊

网起了女儿的幸福

……”

孙女儿日日唱啊,夜夜唱。一天,孙女儿在唱歌的时候,她脖子上的贝壳们也跟着唱起同样的歌来了。紧接着,海里的贝壳们都跟着唱了起来,镶嵌在芋螺宫里的那些芋螺也跟着唱了起来。芋螺精端起他那只精致的芋螺酒杯来到了孙女儿的身后,他也跟着唱了起来,唱着唱着,他仿佛看到了海边的小木屋,看到了孙女儿曾经在椰子树下画的那对男女,看到了孙女儿在海滩上写的诗,看到了孙子的奶奶正在为孙女儿缝嫁衣……

“哐当……”芋螺酒杯掉在地上,碎了!碎了!

芋螺精怀里的那个芋螺盒子也从怀里飞出来,碎了!

一对夫妇出现在芋螺精和孙女儿的面前,他们一眼就认出了孙女儿手中的那张网,一眼就看见了孙女儿眉心的那颗红痣。

“乖女儿啊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宝贝女儿啊,你长大了,长得和你的妈妈一样漂亮。”

夫妇二人和孙女儿拥抱在一起。

芋螺精的酒杯碎了,芋螺精的魔法也消失了。芋螺宫里所有的芋螺盒子都碎了,所有昏睡在芋螺盒子里的渔人,都获得了自由。

“啊,我也终于获得自由了。”先前的芋螺精,变成了一个英俊的芋螺王子。

芋螺王子本是一个善良的王子,因为中了海妖的魔法,变成了无恶不作的芋螺精。是孙女儿的善良和歌声,破了海妖的魔法,打碎了海妖的魔法酒杯,让芋螺王子和所有的被囚禁在芋螺盒子里的渔人获得了自由。

落日的余晖,给金色的沙滩披上了一件金色的衣裳,给海织出了一匹闪烁着鱼鳞般光亮的锦缎。老人从小木屋里出来,坐在沙滩上,遥望着海的那一边,喃喃自语:“该回来了吧……该回来了吧……”

“我们回来了——我们回来了——”

是啊,都回来了!都回来了!儿子和儿媳手牵着手,孙女儿和一个英俊的王子手牵着手,他们出现在了金色的沙滩上。

海风吹来,小木屋窗前挂着的风铃,“呤呤”作响。小木屋里挂着的那些美丽的嫁衣,在风中轻舞。小木屋里,传出了美丽的歌声:

“海啊海啊

那样的蓝

天啊天啊

那样的清

海边的小木屋啊

充满了温情

……

紫色的贝壳

肥美的鱼虾

昂贵的珍珠

……

轻轻地撒一网啊

网起了女儿的幸福

……”

 

附:毛金海老师为《海边的小木屋》写的“阅读点睛”

《海边的小木屋》带给我们的是一位心存善良的孙女儿。她以善意与所有的人接触交往。她坚持为大海歌唱,感动了脖子上的贝壳,感动了海边的贝壳,又感动了芋螺,最后,破了魔法,芋螺精成了芋螺王子,被囚禁的渔民自由了。这是孙女儿的善良打破了海妖的魔法,带来了小木屋窗前风铃的“零零”作响,让小木屋永远传出美丽的歌声。

以善良面对这个世界,能使智慧得到开启,情操变得高尚,灵魂变得纯洁,胸怀更加宽阔。人人都有善心、善意、善举,这样社会便会更加和谐,人们的生活才会更加美好、幸福!

请记住契诃夫先生的忠言:善良的人,一切都应该是美丽的,面貌、衣裳、心灵、思想……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